在中国古代,谁要是不经允许动了人家里的黄花闺女,那可是天大的事。如果是闺女自愿,那叫“私定终身”,会引发一场巨大的家庭危机;如果是被骗或被强迫的,那就只有见官了。因此,作为家长的父亲,一般都会把家里的黄花闺女看得很紧。以前,日本也不例外。即使是在贞操观念比较淡薄的江户时代,父亲如果知道女儿失贞也会痛心不已的。

男孩笑了笑,笑的有点尴尬,“我知道,我会的,爸爸我相信你也会好的!”男人没有说实话,其实男人的时间不多了,顶多还有三个月,原本男人想靠这三个月好好的陪陪女儿妻子的,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不听使唤。

但是,无论多么懂事听话的女儿,到了思春期自然会有自己的心上人,并进一步发展,直至最后组建自己的家庭。作为父亲,看着襁褓中的女儿成为妙龄少女,再嫁作人妇,心里难免会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这其中,最触动父亲神经的,恐怕还是知道女儿从女孩变成女人的那一刻。在时代不断发展进步的当今,日本的父亲们又是如何看待女儿失贞的呢?

“爸爸,你别怪妹妹,她小,有些事情她不懂!”男人听见儿子如此说心中很是欣慰,“我的情况可能你已经知道了,也不能在瞒你什么,毕竟你是大人了,以后这个家还是要你继续支撑下去的,别让你妈妈太辛苦!”男人忍着泪水,女人跟了自己半辈子了,没想到会这样!

日本《现代周刊》记者倾听了多位父亲对这一问题的感受。东京都的一位65岁公司职员田中说:“我女儿肯定在某个地方,某个时刻与男人有这种行为。作为父亲,希望她有最幸福的初体验。但当我知道她失贞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愤怒而全身发抖,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烦乱过。”

无奈只有安静的待在家中,还好有一个听话的儿子让他放心不少!早饭过后家中又一次空荡荡的剩下男人自己,依旧是时好时坏,一会认识自己,一会连自己干了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去了女儿的房间,把女儿的内裤套在了头上,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女儿的内裤在自己脑袋上,再去女儿房间一看已经被自己倒腾的一片狼藉。

小川40岁时才有这个女儿,所以非常疼爱她。直到女儿读初三,小川还和她一起泡澡。但随着年纪的增大,女儿越来越不好意思。上初中后,每次和小川泡澡,她都非要找条毛巾遮住私处。初三的暑假里,小川的女儿在图书馆里认识了一个男孩并开始交往。

男孩也擦干了泪水,过来扶男人,男人傻笑着问,“你们是谁啊?我的尿布丢了,你们有看到吗?”女孩强忍着泪水道:“爸爸,尿布用光了,我再给你买。”女人无力的蹲在墙角,无声的哭了,女儿一瞬间就长大了,她也要坚强,女儿把满身屎尿的爸爸擦洗干净,又出去帮女人打点了家务,收拾了自己的卧室,男孩一直守护在父亲身边。

图片 1

女人离开卧室,继续去厨房做早饭,女儿的喋喋不休惹怒了哥哥,“对爸爸尊重点!不然我撕烂你那张嘴”男人突然恢复了神智,默默的在卧室里面流着泪水,女人立刻说道:“你们两个别吵了!”男孩害怕妈妈伤心给了自己妹妹一个愤怒的眼神,来到了爸爸妈妈的卧室,看见了正在床上趴着的爸爸!

小川费尽周折找到了女儿的男朋友,然后很郑重地跟他说:“你如果对不起我女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虽然小川也知道,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这些沉重的话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让心里好受点。

男人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只会给家添麻烦的人,男人决定离开,于是趁着头脑清醒开始写信,可以说是遗言。“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和你一起走过这么长的时日,感谢你把两个天使带到了我的生活里,我很抱歉在这么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你们,虽然有千般不舍,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无能为力,我爱你……”

《现代周刊》说,这些因女儿失贞“恼羞成怒”的日本父亲们,大可不必如此。日本古典落语(相当于中国的单口相声)集《文七元结》中的有一句著名台词:“长在背光处的豆子,到了成熟的季节也会自然裂开”。换成中文,就是我们常说的“瓜熟蒂落”,这是无法阻挡的自然规律。如果日本父亲们仍无法释怀,就应该想想自己当初让多少女孩变成了女人,当时她们的父亲又是怎么想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因果轮回。

“关你什么事?怎么大我几岁就总想着骑在我头顶?”女孩走进了洗手间,男孩又说道“你怎么什么也不懂?”但是无论男孩说什么,女孩也不在与男孩争论了男孩觉得奇怪,女人也很奇怪,平时他们会吵很久,而且更奇怪的是女孩竟然先停下了。男孩慢慢走进洗手间,看到了呆呆蹲坐在地上的妹妹,男人也在,似乎是睡着了,女孩手中握着的正好是男人写的遗书,应该是没写完的遗书,女孩在默默的哭泣,她只知道父亲得了病,却没有想到父亲只有三个月的寿命,等待着死亡那天,看着那天一点点的来到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作者:蒋 丰,原文名《日本父亲们知道女儿失贞时的失态》。

但是至从得知得了脑萎缩以后,男人的工作就没了,每天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是男孩正在读高中,小的是女孩刚上初中,最让人头疼的是小的正处于叛逆期,每天弄的像个小太妹,抽烟喝酒逃课没有人能管的住,家里的事情也从来不过心。女人的坚强让这个家逐步走上了正规,但是男人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有的时候甚至会去和自己的女儿抢东西吃。

有一天,小川在女儿的笔记本里,突然发现了一张男孩写给她的便条,上面写着“你那里还痛吗?这件美妙的事我会一辈子记住的”。看到纸条的那一刻,小川突然眼前一黑,连再看一遍的勇气都没有。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最珍爱的东西,一不小心就被人偷走了。父女一起做饭的情景、去公园游玩的时光、女儿考出好成绩相拥而泣的那幸福一刻……一幕幕就像走马灯一样在小川的脑中闪过。

女人也出现洗手间的门口,原本不打算让女儿知道的,可是始终还是纸里包不住火,女孩哭泣着问女人“妈妈这是真的吗?”女人点了点头,就在点头的瞬间,女人哭泣着跑开了,女孩把那张纸收好,把爸爸从地上扶起来,此时的男人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傻傻的看着女儿,眼神都呆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