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的“酒店小姐”中有许多是自学成材的,这里的“小姐”是指什么,就不再解释了。但自学成材毕竟极少,相当一部分还是经过培训的。一个合格的“小姐”大多要经过五道程序培训,然后才具备从事工作的资格,方可上岗。虽然没有相关权威部门的认定证书,但培训工作还是很正规、很严格的。所培训出来的小姐,还是蛮受各娱乐场所的领导们的欢迎的。从目前诸多报道来看,“小姐”队伍的整体素质已得到空前提升,其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官方的主动介入,在这方面广东做得尤好,官方防艾人员深入出租屋向小姐派发安全套并现场传授使用方法,使小姐们的业务水平得到提高。东莞方面更是提高了工作标准,规定“小姐”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必须达到85%。二是高等教育普及的另一个显著成果,女大学生甚至女研究生积极投身娱乐业,“小姐”队伍的知识、年龄结构得到了根本改善。三就是卖淫团伙的专业“培训”。国内的“酒店小姐”是怎样培训上岗的呢?有媒体作了图解。第一步,控制。团伙以招聘前台、公关等名义吸引女子面试,面试后当天就把身份证收走,然后进行身体控制,不听摆布者会被暴打。虽然没有进行思想教育,但从效果来看还不错。只有极个别的女子不愿卖淫,冒着身残命丧的危险从关押她们的二层楼房跳楼逃跑。图片 1图片 2
第二步,观摩。卖淫团伙亲自上阵操刀,当着众人的面,讲解示范技巧。这种生鲜火爆还帯有麻辣的教育培训方式现在并不少见。图片 3
第三步,试活。这大概是培训班的内部行话,意思就是与培训中的“小姐”真刀真枪发生关系。

两名被热心人从卖淫场所解救的失足女子,从湘潭湘乡市来到长沙县星沙派出所报警求助,牵出了两个
” 套路贷 ” 的犯罪团伙。

图片 4

近日,长沙县公安局通报,该局在长沙市公安局大侦查中心、刑侦支队、网技部门等部门的支持下,成功打掉两个
” 套路贷 ” 团伙,查封卖淫窝点 5 个,刑事拘留嫌疑人 24
人,解救失足妇女15名。

第四步,出台。当这些准“小姐”具备了一定丰富的工作实践经验后,将“毕业”的女子按照学历、相貌、身材、皮肤等情况分成数个档次,按不同的档次分别送到不同的娱乐场所,并且按不同档次收取嫖资,或者向娱乐场所收取介绍费。由此可见,这种团伙在分配工作时把能力放在第一位,只看素质、条件,不讲关系、不走后门,量材定岗,很有点因材施用的意思。单从用人上讲,这个团伙的作法,比现实中的腐败官场要讲原则。

图片 5

图片 6

警方披露,这些 ” 套路贷 ”
团伙,在各大娱乐场所安插业务人员,向一些从业人员提供高息贷款途径,在这些从业人员无力偿还时,采取硬暴力和软暴力等多种方式逼迫她们从事有偿陪侍和卖淫等非法活动来偿还欠款。

第五步,严管。据卖淫女子向警方交代,档次较高的小姐“出台”一次可收取嫖资两三千元,但是这些钱,上岗小姐根本拿不到手。至于到手能够有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有道是,“天上人间”和“人间天上”品相不同,还千秋各异呐。不过,这是辛苦钱币那是无疑的。图片 7

” 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警方称,受害人年纪都不大,最小的出生于 2002
年,犯罪团伙利用她们涉世未深,交际圈狭窄,喜爱高消费等特点,向他们放出高息贷款,在受害人无力偿还时将她们的债务在不同的团伙之间进行买卖,受害人的债务也与此同时被以各种名义一步步加高,最后只能被迫到卖淫场所专职卖淫。尽管如此,每天的卖淫收入只够她们偿还利息。

那么,这些年轻女性是如何一步步被推入深渊的呢?

图片 8

案发:两失足女子从湘乡逃到星沙,向长沙警方求助

2018 年 12 年 21
日,长沙某媒体记者带着两名年轻女子来到长沙县公安局星沙派出所报警,这两名女子自称此前受人胁迫在湘潭湘乡市一个卖淫场所卖淫,在一位热心人士的帮助下逃出了卖淫场所,并被带到长沙,寻求媒体曝光。

同时,他们此前曾被星沙一个组织卖淫团伙控制,后被卖到湘乡。

两名年纪相仿的女子名叫李佳和张丽,都为 20
岁左右,星沙派出所民警接到她们的报警之后非常重视,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扫黑中队也立即与星沙派出所进行对接,介入该案。但民警在询问她们具体是如何被组织卖淫团伙控制时,李佳一开始却不愿意多谈。

” 你说得不清不楚我们是帮不到你的。” 在经过民警做了 10
多个小时工作之后,李佳终于放下包袱,将自己的受害过程说出。

原来,李佳是江西人,之前在长沙一家娱乐场所上班,在 2018
年因为需要钱用于消费,她通过微信认识的人向某 ” 放贷公司 ”
借了一万元钱,约定按天进行还息数百元,等有钱之后一次性偿还本金。而实际上,在去除砍头息、手续费等费用后,实际到手之后只有几千元。

在借款时,放贷公司掌握了她所有的个人资料,用她的身份证重新办了手机卡,掌握了她的服务密码。到了第十天,李佳出现违约情况,放贷公司开始给其计算违约金,并逼迫其还钱。

李佳实在无法偿还这笔债务,催债人员开始不停前往李佳上班单位和住处进行骚扰,并打电话给李佳家人朋友,并前往其老家讨债。李佳为了防止事态扩大,答应放贷公司将其债务转卖给另一家
” 放贷公司 “,将她的债务转到这家 ” 公司 ” 名下,实现 ” 解套 “。

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杨某华买下其债务后,第一时间要求其重新写下欠条,并以介绍费的名义增加了欠款的数额,并重新约定了新的还款计划和利息,这一转,李佳的债务立即达到了数万元,每天光利息都近千元。

为了逼迫李佳还钱,杨某华先后多次威胁恐吓李佳,逼迫其通过卖淫的方式偿还债务,并先后将其送到星沙金尚酒店等多个地点和湘乡的多个宾馆进行卖淫。

期间,李佳曾经逃跑,而这些团伙人员甚至将李佳的裸照发送至其亲人手机上,并威胁如果不听话将会其送到境外卖淫。

在转卖到湘乡的一家卖淫场所期间,李佳认识了与她年纪相仿的张丽等人,发现她们都是遭遇同样的套路后被送至这家卖淫场所。

2019 年 12 月 21
日,两人在一位热心人的帮助下从湘乡这家卖淫场所出逃来到长沙,并至星沙派出所报案。

图片 9

环环相扣的套路贷强迫卖淫产业链

由于李佳和张丽所述的这种情况涉嫌到新型犯罪,且性质十分恶劣,长沙县警方很快成立了专案组,并根据两人提供的线索开始对涉及到的团伙和卖淫场所展开秘密侦查。

经过一个月侦查和摸排调查,专案组基本确认该案有四个层级:

一是上层 ” 套路贷 ”
公司,负责提供年轻、涉事未深且急需用钱的女性,该团伙成员通过套路贷虚增受害女性债务,导致受害人短时间无法归还,之后他们会将受害人合同转让给其他套路贷公司进行解套,在此过程中会进一步抬高债务,之后还不能偿还,则会将其出卖给强迫卖淫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