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父曰:夫言痈疽,何以别之?岐伯答曰:荣卫稽留于经脉之中,久则血涩不行。血涩不行则卫气从之不通,壅遏不得行,火不止,热胜,热胜则肉腐为脓。然不能陷肤于骨,髓不为焦枯,五脏不为伤。故曰痈。

九江黄父问于岐伯曰:余闻肠胃受谷,上焦出气,以温分肉,而养骨节、通腠理。中焦出气如露,注溪谷而渗孙脉,津液和调,变化而赤为血。血和则孙脉先满,乃注络脉,络脉皆盈,乃注于经脉。阴阳已张,因息乃行,行有经纪,周有道理,与天合同,不得休止。切而谓之,从虚去实,泻则不足,疾则气减,留则先后。从实去虚,补则有余,血气已调,形神乃持。余已知血气平与不平,未知痈疽之所从生,成败之时、死生之期,期有远近,何以度之,可知闻乎?   

黄父曰:何为疽?岐伯曰:热气浮盛,当其筋骨良肉无余,故曰疽。疽上皮肉以坚,上如牛领之皮。痈者,薄以泽,此其候也。

岐伯曰:经脉流行不止,与天同度,与地同纪,故天宿失度,日月薄蚀。地经失纪,水道流溢,草蓂不成,五谷不植,经路不通,民不往来,巷聚邑居,别离异处,血气犹然,则言其故。

黄父曰:及如所说,未知痈疽之性名,发起处所,诊候形状,治与不治,死活之期。愿一一闻之。岐伯曰:《痈疽图》曰:
赤疽发额,不泻,十余日死。其五日可刺也。其脓赤多血死,未有脓可治。人年二十五、三十一、六十、九十五者,百神在额,不可见血,见血者死。

夫血脉荣卫,周流不休,上应星宿,下应经数。寒邪客于经络之中则血泣,血泣则不通,不通则卫气归之,不得复反,故痈肿。与寒气化为热,热胜则肉腐,肉腐则为脓,脓不泻则烂筋,筋烂则伤骨,骨伤则髓消,不当骨空,不得泄泻,血枯空虚,筋骨肌肉不得相亲,经脉败漏,熏于五脏,五脏伤故死矣。

禽疽发如轸者数十处,其四日肿合,牵核痛,其状若挛,十日可刺。其肉发,身振寒,齿如噤,欲痓,如是者十五日死。

黄父曰:愿闻于痈疽之形与其期日。

抒疽发顶若两耳下,不泻,十六日死。其六日可刺。其色黑见脓而痈者,死不可治。人年十九、二十三、三十五、三十九、五十一、五十五、六十一、八十七、九十九。百神在耳下,不可见血,见血者死。

岐伯曰:略说痈疽,极者一十八种。痈发于嗌,名曰猛疽。猛疽不治,则化为脓,脓塞其咽,半日死。其化为脓者,泻则已,含豕膏,无冷食,三日而已(一方无冷食)。

丁疽发两肩,比起有所逐,恶血结流内外,荣卫不通,发为丁疽。三日,身肿痛甚、口噤如痓状,十一日可刺。不治,二十日死。

发于颈者,名曰夭疽。其状痈大而赤黑,不急治,则热气下入渊腋,前伤任脉,内熏肝肺,十余日死。

蜂疽发背,起心腧,若连肩骨,二十日不治,死。八日可刺。其色赤黑,脓见青者死,不可治。人年一十八、二十四、三十五、六十七、七十二、九十八者,百神在肩,不可见血,见血者死。

阳气大发,消脑留项,名曰脑烁。其色不乐,项痛如刺以针,烦心者,不治(本作留字)。

阴疽发髀,若阴股始发,腰强,内不能自止,数饮不能多,五日坚痛。不治,三岁死。

发于肩及臑者,名曰雌痈。其状赤黑,急治之,此令人汗出至足,不害五脏。

刺疽发,起肺腧,不泻,二十日死。其八日可刺。发而赤,其上肉如椒子者死,不可治。人年十九、二十五、二十九、三十九、五十七、六十、七十三、八十一、九十七,百神在背,不可见血,见血者死。

发于腋下,赤坚者,名曰米疽。治之砭石,欲细长,疏砭之。或云涂豕膏,六日已,勿裹。其疽坚而不溃者,马刀夹缨,乃治之。

脉疽发颈项,如痛身随而热,不欲动悄悄,或不能食,此有所大畏,恐骇而不精,上气嗽,其发引耳,不可以肿,二十日可刺,不刺,八十日死。

发于胸者,名曰并疽。其状如大豆,三四日起,不早治,下入腹,不治,十日死。

龙疽发背,起胃俞若肾俞,二十日不泻死,九日可刺。不刺,其上赤下黑,若青脓黑死,发血脓者,不死。

发于臆者,名曰甘疽。其状如谷实瓜蒌,常寒热,急治之,去其寒热,不急治,十岁(似误)死,死后脓自出。

首疽发背,发热八十日 (一方云:八九日)
。大热汗头引身尽。如嗽,身热同同如沸者,皮颇肿,浅刺之。不刺,二十日死。

发于胁者,名曰改訾。改訾者,女子之病也。久之,其疾大痈脓,其中乃有生肉,大如赤小豆,治之,锉陵翘,草陵根各一升,水一斗六升煮之,竭为三升,即强饮,厚衣坐釜上,令汗出至足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