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充气娃娃生活的那些人

图片 1

心路独舞

偏僻街巷里总有一些空间狭小,灯光昏暗的小店,里面逼仄拥挤的货架上摆着琳琅满目应接不暇的安全套、震动棒、情趣玩具等等,这些在我国被严肃而又暧昧地称作“计生用品”。计生用品店里最引人注目的一般会是一个拥有丰满的双峰和明星面孔的少女实体娃娃。

图片 2

历史上从来不缺各种性幻想载体。如果仅仅关于性,所有事情都会变得简单,可是性本身就与权力相连,伦理道德之流只能被迫成为衍生品。有无从考证的传闻说在二战期间,为了杜绝性病的传播,希特勒下令生产金发碧眼肤白高挑的实体娃娃送入军营,让士兵“晚上生龙活虎,白天冲锋陷阵”。因为这一传闻,希特勒也被奉为“性爱娃娃之父”。到越南战争之时,沙场上的美国大兵们也从家乡送来的充气娃娃身上体会到了祖国之爱。

(1986年第一个孩子出生后,Chris的妻子申请离婚,这严重影响了他与女人相处,至今仍然没有女朋友,他有两个充气娃娃,晚上陪他睡觉。)

这一诞生之初充满伦理争议的产物,与残酷战场联系到一起,倒显出一丝温情。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雕塑家Matt
McMullen原本想用实人仿真的设计给服装模型添点活力,不想很多客户却开始询问是否可以仿真人制作从而用在个人生活,McMullen因此开启了一个用充气娃娃做性伴侣的时代。如今他的公司(Abyss
Creation)每年大约出售400多个这种被称为“性娃娃”(sex
dolls)的玩具,尽管不是所有购买的用户都拿它来做性伴侣。

传说塞浦路斯国王皮格马利翁于雕刻,他不喜欢女人,认为她们心胸狭窄又善妒,是有缺陷的人类,所以决定永不结婚。虽然如此,他还是雕刻了一座美丽的象牙少女像,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中,皮格马利翁把全部的精力、全部的热情、全部的爱恋都赋予了这座雕像,为她起名加拉泰亚,就像对待自己的妻子那样爱抚她。这样的行为有点与性爱娃娃相恋的感觉。

最近,摄影师Benita
Marcussen采访和拍摄了很多这种充气娃娃的拥有者们,试图了解这种特殊癖好背后的原因,她发现这些人对自己的充气娃娃有着强烈的保护欲,并像对爱人、朋友或宝贝一样珍惜她们,下面是摄影师拍摄的一些图片。

图片 3

1、这些年,使用实体充气娃娃的群体在不断增大,他们通过一个用户超过四万的专门网站互相联络沟通,分享使用经验、照片并买卖新款或二手娃娃。

《皮格马利翁与加拉提亚》杰罗姆 Pygmalion and Galatea. Jean-Leon

图片 4

当然神话里此举就感动了爱神阿芙洛狄忒,赐予雕像生命,于是他们结为夫妻。心理学上说期望和赞美能产生奇迹的“皮格马利翁效应”就是这样由来。就像日本曾有研究表明,准备两碗完全相同的米饭,每天对着其中一碗说“我爱你”,一定期限之后被爱浇灌的米饭就会比另外一碗出色美味得多,前提是他们都没有腐坏掉。现在社会普遍仍然默认购买使用娃娃的是无法征服真正女人的loser,任何赞美期望效应在他们身上的折射只能让批判者多一重批判他们的证据。

2、Everard拥有八个身体和四张面孔,他收藏充气娃娃已有些年了。和其他拥有者一样,他对自己的充气娃娃们很爱惜,给她们买衣服、带上首饰并抹化妆品等。

就像你的女朋友挖苦你无法像送水小哥那样拎着四桶18.5升装矿泉水在走廊里谈笑风生,在游戏中却神勇兼备的德玛西亚,然而你那几根灵活操纵键盘上放大招的手指从来不能让她欲仙欲死。人们总是认为在虚拟中找快感的人往往就是现实生活中受挫的人。如果需要选举变态及变态种子选手,这些人都会首先被考虑入围。

图片 5

图片 6

3、Everard喜欢把Rebekka和June带到后院里拍照,这时他的邻居会躲回房子里。他曾约会过一个真正的女人,但评价说女人太难懂了。

《犯罪心理》儿时曾被父亲强奸的女孩诱捕女性回家她们注射药物做成真人芭比娃娃

图片 7

在09年以后,真的需要“充气”的充气娃娃逐渐被制作精良的硅胶娃娃所代替,在“你的女朋友会漏气”的戏谑越来越苍白的同时,拥有一个实体娃娃的价格也急剧上升,由于硅胶以及金属支架的高成本,单个娃娃的价格也从最低三五千乃至几万甚至几十万一个。

4、定做的充气娃娃并不便宜,价格在$6,500-$50,000之间。照片里的Phil不得不戒烟一年才买下了Jessica。Phil的朋友们知道Jessica的存在,他表示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的这种癖好。

图片 8

图片 9

你记忆里的充气娃娃

5、对很多人来说,充气娃娃不过是满足奇异性幻想的玩具,但也有极少数的人会把她当作生活伴侣来对待,就像这个男人与自己的三个充气娃娃合用衣物储藏间,而后者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和抽屉。

图片 10

图片 11

制作精良售价昂贵的硅胶娃娃

6、不过更多被采访的男人不愿意露出面孔,他们怕影响约会真正女人的机会。

随着社会经济及思维的开放,人们对“充气娃娃使用者”的认识也逐步转变,“购买一个昂贵的美丽娃娃与她共同生活”和“使用打气筒吹胀一个廉价丰满胸部草草发泄欲望”显然太不一样。随着“空巢青年”“佛系90后”等各种孤独的个人文化的产生,社会看待硅胶娃娃和其拥有者的眼光开始渐渐变得宽容甚至略带怜悯及同理心。无论是与人类或者宠物相伴,还是与硅胶娃娃相伴,其实都是一种个体需求。就像川端康成在《睡美人》里写的江口老人,数次光顾“睡美人之家”客栈,这个客栈只接纳耄耋之年的老人,与受药物作用熟睡的年轻处女同床共枕(仅仅是同床共枕而已),以此寻求自己早已失去的年轻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