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还有:

图片 1

在摩天大厦林立行人行色匆匆的曼哈顿,一切好像都是竖立垂直的。对他来说,一个残疾人,就是对这种清一色的竖立垂直的反动,是一片混沌中的对角线。他开始拿着照相机游荡于曼哈顿街头,抓拍残缺的维纳斯之美:戴着假肢撑着拐杖的女子在匆匆的人流中蹒跚。她穿着无袖裙子,裸露双臂,内弯的双脚穿着优雅的鞋子,由于步伐偏歪,瘦削的臀部向外推,胸部前倾几乎超过步伐,笔直的双拐反衬出身体各部位的角度的突出—整体效果就像一名拱曲的哑剧表演者或舞者,却比健全的身躯更能弯曲和更具表现力。她具有一种雕塑感:扭曲而动感,委婉而迷人。(contorted,animated,allusive,mesmerizing.)

这是一道行走的风景,男人只能是观众,忘情地看着她们袅娜的飘移,自己手足失措,结果走成了“顺风”。

一弯新月。

实际上,在中国5000年的历史上,就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出现“女思想家”、“女社会改革家”、“女叛徒”、“女飞行家”……中国的传统就不鼓励女人去走这些路,要走也走不成。中国的女人不论长得多么高,也要被男人踩在肩膀上。正所谓女高一尺,男也高一尺,因为女人那一尺,就是间接为男人高的。

他是曼哈顿一家知名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为他的创意物色最标致的模特儿。他对漂亮妞儿司空见惯,他唤起每一个男人对理想女人的想象,诱导出每个男人的欲望。(Hiscelebrationofquotidianbeauty,hisevocationofEveryman’sidealandelicitationofEveryman’slonging.)

我们经常发现,在一个飘飘若仙的靓女身边,好像总是没有般配的角色,倒伴随着一个像她父亲似的男人,他僵硬而企图努力潇洒的步伐,在罗圈腿迈出流星大步后,他弯曲的腿杆在脚掌后跟触地的行走中更显短拙,反衬出靓女有展翅欲飞的可能。

像他这种只迷恋残肢者的特殊癖好者被称为“献身者”。他们有自己专门的色情网站,聊天室。更有甚者,他们的癖好具体而微:有只钟情于SAEs(Singlearmamputeewiththeamputationabovetheelbow(只有一只手臂截肢,且截肢部位在肘部以上);有寄情于DAKs(Doubleleg-amputationabovetheknees(双腿从膝盖以上截肢的)。

这样看来,它透露出至少两个信息:清纯高雅的处女情怀和略微卖弄的青春风采。这种双腿紧致的步伐对动作休闲的中老年妇女来说,是颇具威胁性的,后者往往对此印象不佳,但一时又找不到可供指责的错误,就说,走稳当,别被高跟鞋闪了腰!

因为有了他们,有一批残肢妇女还因此多了一种谋生手段:为这些专门网站当模特儿,年薪可达五,六万美元!

这个扯淡的世界的确就有专门靠走路生存的人,譬如如时装模特、广告模特、军人等,在这个动态领域及早控制自己姿势的人一般是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个子还要高哦,身材还要好哦。遗憾的是,很难看到行走风景之美让人感叹不已的中国人!或许,是源于中国人性格中的缺陷!

残缺也是一种美:

总而言之,走路所反映出来的信息是多方面的!但如果我们仅仅探讨行走纯粹的自然动作呢?说人话就是:怎么走路走的美,看看咱中国人走路怎么样!